池与惊塘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是之前给杰西卡的生贺ouo

#方王#
ooc,私设,大概有些雷?渣仔暗搓搓动笔。
这是一篇生贺。

来自一年后的ps:第一次在lof上发文,虽然知道应该没多少人看但第一次发文有点小紧张哈哈哈,存档只有这一篇生贺所以智只能发这篇了哈哈哈哈。
看文的你们,很高兴认识你们!
这里惊塘owo欢迎勾搭!



#生日礼物#


01.
王杰希承认,作为职业选手出现在荣耀里、作为队长将微草的未来抗在在肩上的时候,大概会是他这一生都为之动容怀念甚至将其作为此生挚爱的珍宝而收藏的时光。然而,即便退役时的年龄在现实的社会中稍显稚嫩,但最基本的人情世故又怎会没有接触?王杰希拖着载满荣耀和回忆的行李箱,仰头看向俱乐部气派的大门前高高镶嵌的队徽——电脑合成的盎然绿意在清晨蒙雾中若隐若现,恍惚眨眼般悄声向他传达惜别之情。
倾目在那枚堆徽上徘徊许久,直到手腕上的电子表传来滴滴的报时声。
该离开了,王杰希在心底对自己喃喃自语。
他对于这里可以有憧憬或敬畏,也可以是美好和不朽,但终不可能成为他的归宿。





02.
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担任职业选手这个工作也有些年头了,在队时因为俱乐部对运动员的要求而成功养成的生物钟还无法轻易被改动。
这是退役一周后的第一天,瞌睡虫在六点半跑走后没能将它顺利捉回来的王杰希认命地睁开了无睡意的双眼,将目标锁定在天花板上,第八遍问自己这个问题。
他曾经是微草的第三任队长,是带领微草夺得两个冠军的神级人物,是位全明星级别的职业选手,是为了顺应队伍、栽培后辈愿意牺牲自我的魔术师。这些称号和荣誉带给他羡煞旁人的钱财。若像眼下这样计划好每天后混吃混喝到老,没有其他“杂念”,那么那些身外之物是足以支撑起他底气的保障。
可是就像先前在队里永远忙乎着各种琐碎杂事一样,王杰希怎么可能闲下来?
他堪堪立在一台ATM前,手里捏着几张为了弄清自己的家底而象征性被取出的红色钞票,两只长相不一样的眼睛凝视着机子上显示的余额若有所思。





03.
王杰希不是很喜欢毛茸茸的宠物。第一治疗方士谦在队时他就已经明确地表达过这个意思。
可是……人大概是挺容易动摇自己的决心的吧?王杰希凝眸瞧着怀中呼噜声愈渐放肆的小奶猫,有些懵逼地纠正自己。
然后就在B市的一条相对整洁和安静的街上开了家猫咖。按当今社会下网络时代的普及及其将来的社会发展情况来说,只要自身是一家独具特色或者在这个城市中难以寻觅的优良资源,无论坐标如何偏僻难寻,依然挡不住源源不断的客流。
一百来平米的店面终于容不下书架、猫窝和圆形迷你餐桌的共存,是时候表演真正的魔术师手法了。王杰希修长干净的手对怀里的猫儿又揉又挠,在满足的呼噜声中思考这一严峻问题。
于是这不大的猫咖店就开始任性了,嘿我就是有派头就是要限流,你等不起就别来,可是我家猫养得好啊,有骨气就别来。
众所周知大千世界猫奴所有,那些专业的铲屎官早已对世界给予他们的各种考验习以为常。不就等上一天或是一周而已嘛,在旁边的店逛逛就熬过来了啊。
后来王杰希在某天下班锁好店门转身准备离开时发现自己周围站了一圈人。
“王队,谢谢你退役了还不忘照顾我们,”
“是啊是啊,你是我永远的偶像啊,我们店这些天的生意都亏了你才兴隆起来的,你真是一个好人,伟人啊!”
“……”
虽说自己没有意识到给周边环境带来的影响,但被人围起来各种夸赞,说没有优越感都是骗人的。就像周泽楷在直播采访中要骗人那样假。





04.
那天回家后,王杰希在电脑上登录QQ,想瞅一眼“退役老干部一起唠嗑”群,结果在右下角发现私聊图标。
自己的账号经过保密,粉丝加不进来。列表里职业选手作为好友的也多到数不清,可自从退役后他没有与正值当打的选手们有过多交流。
他点开会话框。
“小队长如果平时照料店铺不算忙的话,可以抽出些空看一看对面那家店。”





05.
看到消息后的那一整晚王杰希都没能好好睡着。往常想的是他的小可爱们在漆黑一片的店内会不会寂寞害怕,晚上会不会着凉,有没有变态会盯上他的小可爱们。而今现下他想的是士谦怎么会知道我开店的拾,怎么会知道我家店的位置,又为什么会对自家店对面的商铺感兴趣。
先撇开以上问题,王杰希想起来对面开了家宠物店。从他初来乍到时就已经有了。店门口有只被牵引绳意思意思拴住的黄白柴犬,每天都在脸上堆起烂漫笑容;店内是各种各样的宠物,商品样式可谓琳琅满目层出不穷。
但这跟方士谦有什么关系?





06.
第二天王杰希特地早一小时到达店铺,伺候好所有猫咪、将休息的挂牌在店门上展示完毕后心满意足心无旁鹭给自己找满借口地走进对面那家永远比自己早俩小时开门的宠物店。人家八点准时开门,我就是不急,十点开门怎么了,他们愿意等。
对于陌生人条件反射的不安让在场目击证人们默契十足地开嚎,犬吠猫叫甚至鸟鸣一并鱼贯而出一骨碌全灌进王杰希耳朵洞里——我为什么要听话地过来……
这么大叫声肯定是要给下文做铺垫的,然后就给将老板招来了。
“不好意思,孩子们有些怕生,但都很有活力对吧?”面前穿着围裙怀中抱着几袋狗粮猫粮的看上去三十有几的温柔男人笑着向王杰希致歉。“不过你不会介意的,对吧?”男人望住呆楞的王杰希,眼角鱼尾纹肆意渲染面部画面,初入联盟时百听不厌的低柔声音再次侵略神经。“小队长?”
妈的治疗之神?





07.
方士谦还是很关注他的小队长。全明星赛上对高英杰不动声色的鼓励,团队赛时展现隐忍多年却未曾放弃的魔术师打法,岁月难逆宣布退役的不舍。
有那么一瞬他甚至庆幸,我的小队长终于退役了。
在发现退役后的小队长在自己对门展开新一轮生活时竟是欣慰大过惊讶。
果然是我教出的小队长。
就这样在渐入七月的温热日子里,他轻轻打量着小队长的生活。
可是不能一直这么下去,他的确可能到死都发现不了自己的存在,但再不在那天告诉他就来不及了。
方士谦心中有谱。





08.
王杰希不说话,看着对面的人动作从容淡定地将手中杂乱物品搁在一旁,再回到里间,出来时手上捧着看上去只有六寸的黑森林蛋糕,没有多余点缀。
那人稍稍展示下蛋糕,在将它放到旁边时嘀咕着为什么你要来这么早。
然后措不及防灌了王杰希一嘴糖。方士谦抱住了王杰希。
“生日快乐我的小队长,这个礼物喜欢吗?”
王杰希回抱,猫儿似的拿已经烧烫的脸轻轻蹭蹭对方颈窝。
……有点喜欢啦。







2016.07.03
惊塘
#哭着喊着让自己写完#
#杰希老公0706生快,扫帚扫掉所有痛痛!#
#礼帽和星辰为你庆生#